冬疯奇亚

Keeya乾
天若有情天亦老,乾这没事就发刀。

真的。你们想吃啥。私我。我这产粮三分钟热度。一个不小心你们就白关注了。

我一定要说一下。
很久以前想了个安雷的梗。
这句话不放出来我会永远都不写的。
【虽然现在放出来我也未必会写】

芋的逃亡生涯

     “前辈。”乾从身后拍了拍芋的肩膀,芋猛然回头,手中枪口直指乾眉心。

     “长高了啊。以前明明那么小。”芋冷冷地笑着,丝毫没有怀念往事的样子。

     “真不愧是最好的搭档,见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一样的。”乾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笑得明媚,和小时候一样。

     芋的枪顶上乾的额头,“你和鹰见过面了?!”

     “淡定,淡定。”乾把右手上的黑色袋子递给芋。“我是来替鹰前辈带话的。”

     芋警惕地接过袋子,却一个不慎被乾抢下了手里的枪。

     “啧。连逃命都只用毛子货。”乾把那把枪揣进怀里,“回收了。”

     “哪来的。”芋抬头看着乾,声音有些颤抖。那是一条围巾,还带着干涸了的血迹。

     “嗯?前辈还想着骗自己呢?您明知道怎么回事的。”乾摆摆手,好像在和朋友谈天一样。

     “不可能!”芋厉喝一声,在乾听来却已是外强中干。

     皱了皱眉接下芋的拳头,乾收了玩笑的态度,沉声道:“请您接受现实,前辈。鹰前辈是来找我而不是找落脚点。您以为我为什么见到您却不拔枪?因为所有的罪名都已经由鹰前辈担下了,您现在是个自由人,脱离了组织的自由人,而不是大少爷的搭档大小姐了。”

 

 

 

————————————————————

     鹰看着熟睡的芋,拽了张纸,写了几句话放在芋枕边,而后穿上衣服围好围巾走了出去。

     “这里要暴露了,我去找下一个落脚点。”

     鹰找到不远处的一间屋子敲了敲门,门一开果然看到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长高了啊。”鹰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男人,半晌才开口。

     “前辈这是来叙旧的?”男人把鹰让进屋里,关上门。

     “乾也是独当一面的执事了,就别前辈前辈的了。”鹰看了看乱糟糟的沙发,终究是没坐下去。

     乾倒是没所谓地窝回沙发里,拿起茶几上的酒喝了一口,“那可不行,前辈就是前辈。没有二位前辈,我早就死在街边了。”

     “你早就找到我们了,为什么不动手。”

     “这不是出来一次不容易嘛,当然要多玩几天啊。倒是前辈,来我这干嘛。”

     “我是叛徒,话事人是我杀的,跟芋没关系。”

     乾颇为意外地一挑眉,“前辈不和芋前辈商量一下?”

     “不用。”鹰扯扯嘴角,“我可是个天生的独裁者。”

     “好吧。”乾耸肩,摸出一把手枪来。“那芋前辈怎么办。前辈一死可不是一句落脚点就能瞒过去的。”

     “她啊……可能会无聊吧,但不会死。对了,能麻烦你帮她擦擦眼泪吗。”明明是疑问句,鹰的语气却不容乾拒绝。

     “报酬?您知道这也算是委托了。”

     “你手上那个,德国的?我那些都归你。”

     “成交。”乾笑着,扣动了扳机。

————————————————————

     “你骗我。”芋直愣愣地盯着乾的双眼,眼泪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她自己却没有察觉。

     乾轻叹一声,从怀里摸出一条手帕来,“鹰前辈可不想看见前辈哭呢。特地托我为您擦干眼泪。”

     “那么,”乾后退一步行了个绅士礼。“前辈,后会有期。”

——END——

 

 

 

 

 

本来想把老变态放出来。但是怕挨揍于是用了Keeya的人设。

Keeya乾,男,185,痞子攻,对希-特勒有着蜜汁狂热。

别打乾【。


鹰芋的反派生涯(完)

     是夜,芋翻来覆去睡不着,盘腿坐在床上想了半天,最终总结为白天睡多了。芋往后一倒砸在枕头上,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吓了芋一跳,拿过来一看,却是封莫名其妙的匿名邮件。这次,芋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了睡觉的心思。

     与此同时,鹰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鹰听着对面的话语一言不发,只是挂断电话后从衣柜里摸出了两把手枪和四个弹匣揣进了怀里。

     两人各自走出门,不约而同到了平时会面的地点。

     “你怎么在这。”

     “你来这干什么?”

     几乎是同时开口,而后,良久的沉默。

     “我接到一个电话。说我们中有一个人出卖组织。”结果还是鹰先开了口。

     “我这边是条匿名邮件,差不多的内容。”芋揉了揉因来不及梳洗而显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满脸的烦躁。“怎么又是这种莫须有的罪名。上次出这个事还是咱们刚出任务时候吧?这次又是谁想搞点大事情。烦死了。”

     鹰却一脸凝重,“只怕是上面的意思,想要除掉咱们当中的一个。要是没人承认肯定就要不分黑白一起解决掉了。树大招风,咱们现在在组织里进退两难,没法再往上爬,退出组织更是……”

     “退出吧。”芋打断鹰的话,“我早就不想干了。”

     鹰盯着芋的眼睛,突然笑了出来,从怀里摸出一把枪和两个弹匣递给芋。“不愧是我搭档,想到一起去了。给,一起大闹一场吧。”

     芋也笑了,搂着鹰的脖子“吧唧”就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也不在意鹰一脸嫌弃地拿衣袖擦脸,笑嘻嘻接过枪在手掌上转了两圈,“走吧,叛徒嫌疑人~”

【你留在此处的那部分虽然很悲壮然鹅我丝毫不想写。总有一种“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的姊妹篇或者下一秒就要“我去给你扫一扫橘子皮”的赶脚。】

【而且鹰芋温馨日常才是我的追求嘛(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两人弯着腰摸进组织,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一地尸体又掂了掂手里刚抢来的枪,撇了撇嘴,“不如毛子货好用。”

     鹰哭笑不得地压低声音,“将就用吧我的大小姐,咱们现在可是紧急情况。”

     芋轻哼了一声没再开口,却是想起了小时候训练场上鹰总是挡在自己身前的样子。那一直有些清瘦的背影竟是她所有的温暖回忆。【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两人到了话事人门前,芋拉住鹰,鹰不明所以地转过身,芋见她脸上溅了些血迹便想帮她擦一下,却发现自己手上也有血,把鹰脸上的血迹擦得更多,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然后顺手糊了鹰一脸,乐不可支。

     玩闹之时,话事人却打开了门,对二人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二人收了嬉笑的表情,没进房间,一致地抬起手中的枪直指话事人眉心。“向您请教一下,究竟是哪位小可爱出卖了组织呢?”

 

 

 

【反派生涯完事!!!撒花!!!】


鹰芋的反派生涯(2)

【大家好。我,乾大纲,别打乾【。
     “每次跟你出任务都不让我好好玩。再这么下去我要无聊死了……”芋坐在副驾驶上,拿着枪在手掌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可能会无聊,但不会死。”
     “切。”芋就知道会是这千篇一律的对话。翻了个白眼,别过头去看着车窗外,不一会便昏昏欲睡。
     鹰把车靠在路边,伸手从后座摸出一件外套来递给睡眼朦胧的芋。
     “唔?”
     鹰无奈,凑过去把外套给芋披好,又把掰开芋的手把枪拿下来,捏了捏她的脸,“睡吧。”
     芋迷糊着嘟囔了一句什么,无意识地蹭了蹭鹰的手,而后偎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芋发现自己被抱在在鹰怀里往楼上走。
     “醒了?”鹰停下脚步。“醒了就下来自己走。”
     “不要。反正都上来了。不差这两步。”芋紧紧搂住鹰的脖子不肯下来。
     “你又重了。”鹰目视前方,一脸的正气凛然,狠狠扎了一下芋脆弱的小心心。
     “敲里吗???”芋跳下来站在比鹰高两级的台阶上,“友尽了友尽了。这么多年的一往情深深情似水……”
     “咳。”鹰轻咳一声打断芋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滔(cheng)滔(yu)不(jie)绝(long),“我先回去了。”

——TBC——
短小。极其短小。
又一个象征性的。
我逃亡生涯早就码完了我会说?
反派生涯我咋就这么懒。

再皮一下。
我稚嫩的画笔下的。
一只芋。
别人摸鱼我摸芋【。
据说看过这张图的某芋已经在计划报复了【。

鹰芋的反派生涯(1)

旁友,鹰芋了解一下?
【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


     “我还以为是谁和我一起做任务呢。怎么又是你啊?”芋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
     鹰戴着手套的手擦了擦墨镜上的血迹后把墨镜戴回去,对芋的嫌弃置若罔闻。“又往我身上甩血。好玩?”
     “不好玩。但我就是想甩,你打我啊~”芋朝着鹰一吐舌头,“大,少,爷。”
     “大小姐大少爷都是给别人叫的。”鹰跨过前方的尸体,抬腕看了看手表,“二分五十一秒。”
     芋瞬间收了玩笑的态度,拉开手中枪的保险,跟在了鹰身侧,脚步迅速却悄无声息,眉间的戾气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说“大小姐”的可怕之处在于喜怒无常和认真起来的杀气四溢,那么“大少爷”就可怕在她那仿佛是从娘胎里带来的摄人心魄的威严。
     “别,别杀我!我可以给你们钱!我家里还有四岁的女儿……”
     芋坐在办公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任务目标惊恐地求饶,余光瞟着那双正颤抖着想逃离的腿。
     猛地抓起办公桌上的文件挡在面前,几乎是同时,目标的头被打穿,血溅上了芋手中的文件和身上笔挺的西装。
     “一分三十七秒。”鹰摘下手套,指腹擦过滚烫的枪口。
     “靠!”芋把文件甩在地上,“抢我人头还搞我一身血,有没有天理了还?!”
     “他话太多了,容易出纰漏。”鹰不理会炸毛的芋,推开门后停下脚步,“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才是天理。”
     芋从桌子上跳下来,踢开马上要关上的门,跟上鹰的步子后冷笑一声,“您可真是个天生的独裁者。”
     “多谢夸奖。”鹰伸手摸了摸芋的头,露出个浅浅的笑来。

——TBC——

↑象征性的TBC别当真。三党。周更都没得呦。

皮这一下真挺开心的。

一个。脑洞。

……那啥。我,一个三党,又没管住脑子。
又想起来我那个城管安×混混雷。
安哥领着凝三日流三火上街追煎饼果子烤冷面。
雷总拎着铁凳子看场子。
之类的。
有哪位老师想画想写吗!
成品出来了的话一定要记得戳我!
想看!
贼拉想看!!

一个蜜汁脑洞。(8)【完】

总共十个。剩几个我就都放里不占tag了。一丢丢鬼狐。一丢丢丹尼尔。

◤捌◢
     “呵,倒是不像那些渣渣。”嘉德罗斯用手背抹掉嘴角的血迹,冷笑一声。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做蚁多咬死象。”我听见我自己的声音。
     “渣渣再来多少也都是渣渣。本大爷更好奇的是,你是谁。”嘉德罗斯左手食指指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资料库里可没有你这样的选手。”
     “那可能是你的资料库有误差了吧。”我耸耸肩,并不打算在意他的话。
     “你不是参赛者。你是……”
     “嗯哼?”我示意这位赛场上仅剩的参赛者说下去。
     “……”嘉德罗斯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省省吧,你是说不出来我的名字的。”我有些遗憾,还以为他会和以往那些人不一样呢。
     “那么,晚安了?”询问的语气。
     “既然只剩下我一个人了,那么我就是名义上的胜者咯。我现在的愿望是,让丹尼尔陪我打一架。”嘉德罗斯扛着大罗神通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很可爱。
     “好啊。”我笑着,叫来了丹尼尔。
     很精彩的战斗,很久没见到过了。
     很精彩的死亡,很久没见到过了。
     很精彩的安静,已经……厌烦了呢。
【晚安,嘉德罗斯。】
◤玖◢
     “你赢了。”这是嘉德罗斯看着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啊,我赢了。
     “您又赢了,创世神大人。”丹尼尔走到我面前,弯身行礼。
     “唉……好无聊啊。”我盘腿坐在树下,抬头看着窸窸窣窣的树叶,百无聊赖。随手扯过一个已经待机了的裁判球圈在怀里,“呐,放录像给我看好不好。我想看初赛。”
     我看着投影上的无数场战斗嘻嘻笑着,“这,才是让我愉悦的凹凸世界呀。”
     “唔,暂停暂停,”我戳戳怀里的裁判球。“这个小孩好玩。”
     “这是……鬼狐。”丹尼尔看了看我指着的那个参赛者。
     “鬼……狐……”我在一堆元力中翻翻找找,“找到了,在这儿。”
【早安,鬼狐。】
     “那么鬼狐选手,你想要什么呢?”
     “请允许我成为您的追随者,裁判长大人。”
     我打了个哈欠,“丹尼尔,你带他去见七神使,就说是第二裁判长。我睡一觉。”我靠在树干上,抱着裁判球陷入沉睡。
◤拾◢
     “……创世神大人?”
     我睁开眼睛,是鬼狐。
     “唔?”有事说话,没事我接着睡。
     “这届凹凸大赛马上开始了。”鬼狐把凹凸大厅的投影指给我看。
     我揉了揉眼睛,“规则定了吗?”
     “等您决断。”鬼狐把几个方案给我看。
     我翻来翻去,然后眼睛一亮,笑得灿烂。“这个!这个好玩!”
     “谨遵神谕。”鬼狐也笑了起来,躬身一礼,转身便走,身侧是几只屁颠屁颠的裁判球。
     我又有消遣了。
     “在凹凸世界,命运都是注定的。想要改变这既定的命运的话……”我看着凹凸大厅或懵懂或坚定的他们,笑容抑制不住地扩大。“用尽你们的一切来取悦我吧,新的参赛者们。”
——END——

完事了!拖了这么久对不起!三党要弧了!六月见!【可能会诈尸一下下。就没了。】

一个蜜汁脑洞。(7)

◤柒◢
【黑金用「金」写。◤肆◢有微调。】
     “格瑞,是吧。”我扛着金出现在格瑞面前。
     “你把他怎么了。”格瑞手上的烈斩动了动。
      我把金扔给格瑞,“没怎么啊,就是让他睡一会。刚才他听见我要来找你差点打我哦。我把他从安莉洁那背过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所以说你已经把安莉洁杀了?”格瑞稳稳接住昏睡的金搂在怀里。
     “是啊,她知道得太多啦。”
     “这就是你杀了历届参赛者的原因?”
     “Bingo!”我打了个响指,“能活到最后的总会知道些什么,我也是迫不得已呐。”
     “你知道得才最多,怎么不杀了你自己。”
     “因为没人杀得了我啊……不然我怎么会这么无聊。”我看了看好像要转醒的金,“你怀里这个好像还有点意思,要不你俩试试?”
     “好啊,试试。”「金」转过头盯着我。
      我想了想,摆摆手,“算了吧。我对那个人造人更感兴趣一点。丹尼尔,速战速决,秋还等着呢。”
      “是。”
      我消失在格瑞和「金」面前,听到丹尼尔的声音。
     “代行神旨。”
【晚安,金。】
【晚安,格瑞。】



对不起我知道太短了但我真想不出来死法了

【凹凸世界乙女向】假如他们带你打王者

有ooc
求轻喷
有撞梗的话致歉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看着你又一次交代在对面塔里,不耐地“啧”了一声。“是不是让你玩法师来着。又死了?站泉水里看家得了。”
     你哼哼唧唧地看着嘉德罗斯单刷五杀,竟然因为嘉德罗斯没叫你“渣渣”有些窃喜。
     嘉德罗斯边推塔边瞥了一眼你的手机,“比对面的渣渣强那么一点的渣渣,你复活了。”
     你差点一个白眼翻出天际去,果然不该对这只巨婴抱太大希望。
     嘉德罗斯利索地解决战斗,看都不看屏幕上的第N次MVP一眼,便伸手扣住你的后颈,不轻不重地在你唇上咬了一口。“这是惩罚。下次听我的,记住了没有。”
     你一愣,然后笑着扑进嘉德罗斯怀里搂住他的脖子调皮地啃回去。“记住啦~我家螺丝大爷最厉害啦~”
     嘉德罗斯环住你的腰,掀了掀唇角划出一个弧度。什么王者荣耀,什么上段,亲够了再说。

【安迷修】
     “小姐,可以陪在下一起刷暴君么?”
     “小姐,请允许在下协助您先把buff打下来。”
     “小姐,您介意和在下一起推上路吗?”
     安迷修笑着,与这杀伐的世界无关一般的纯净。
     安迷修见你操纵的角色不动了,便抬头来看你怎么了。只见你只是盯着他的脸,安迷修又笑了笑,“小姐?”
     你老脸一红,自己又走神了。“没……没事。推塔推塔。”
     好不容易一局打完,却发现自己被举报了,再看安迷修,也是。
     “哎呀……第四次了……”安迷修放下手机,“怎么回事呢……”
     正说着,你的手机里便来了一条私信。
     “有对象了不起?秀恩爱滚回家秀去!总有一天老娘找个比你那个更好的!”
     你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对上安迷修温柔的眸子,“可我这个是最后一个骑士了呀。”

【雷狮】
     “雷总?雷先生?小狮狮?”你凑到雷狮面前,雷狮却置若罔闻,继续摆弄手机。
     你泄气地倒在雷狮腿上,“……老公。”
     雷狮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皮肤给你买完了。”
     “你不早说!”你一个鲤鱼打挺就要翻身起来,却被雷狮按回腿上。
     “皮肤重要还是我重要。”雷狮的脸离你越来越近,温热的气息洒在你脸上。
     “……当然是您老人家重要!”你讪笑着,在雷狮脸上“吧唧”就亲了一口。
     雷狮满意地起身,把茶几上你的手机送到你手里,“走,穿着新衣服浪一圈去。”
     你杀进王者峡谷,听着双杀三杀五杀的提示音和队友的惊叹漠然无感。
     开玩笑,你可是雷王星三皇子的女人。虽然是雷狮在旁边告诉你应该往哪打怎么打的。

【格瑞】
     “跟紧我。”格瑞看了一眼险些不小心跑去上单的你。
     “哦……”你跑回来跟在格瑞身后,看着他拐进了草丛。
     “往回跑。”你刚要跟着进草丛,就听见格瑞这么说了一声。结果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拉过去给团了。
     格瑞残血跑回泉水,正好你复活完事。
     “……不是让你跑来着吗。怎么死了。”
     “没跑了啊。”你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
     格瑞一脸无奈,“泉水待着等我。”
     你点了点头,刚才突袭太突然,再来一波小心脏可受不了。
     你在泉水晃来晃去,看着格瑞这次历时异常长的五杀。
     ……怎么一直杀同一个人。
     再一看,原来是杀了你的那个。
     你嘻嘻笑着靠在格瑞肩膀上,格瑞僵了一下后又装作没事的样子继续大杀特杀。
     看着屏幕上闪出的“胜利”两个字,你扔下手机,“我男人就是厉害。”
     格瑞在心里默默地“嗯”了一声。

【金】
     别人家都是男人们带媳妇上段起飞,只有你家,从此钻石是路人。
     其实要是一直上不去钻石也没啥,关键是还一直跪不到黄金,怕是要在铂金待到天荒地老。
     “小祖宗!你要是刚开始就赢这么一把咱俩是不是就上去钻石了!”你使劲揉搓着金本来就微乱的头发。
     “哎呀不要揉啦……我这不是……哈哈哈别……我下次努力哈哈哈……”
     “不是什么!谁的不是!”你把金扑在身下揉捏着金的痒痒肉。
     “别哈哈哈……别闹了……哈哈哈我错啦……”金赶紧讨饶,什么女侠饶命之类的都一股脑喊出来了。
     你放过笑出了眼泪的金,靠在沙发上望天。别人都是养老公,咋就你成天好像养了个儿子似的呢。还是个死守铂金不上不下的儿子。
     一赛季快完事了,破罐子破摔的你把手机扔给金,“给,练手去。下个赛季别在铂金晃悠了。”
     金嘿嘿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等到你再把手机拿回来时,已经是荣耀王者了。
     “……金???”
     “我,我就是,想找你多陪我玩会……”
     捏了捏金委屈巴巴的小脸,“我不是天天陪着你?”
     “跟你在一起,待不够。”金一脸的认真。
     你耳尖一红,才不想承认被这句话撩了。



(这篇乙女意味着大概可能差不多应该八成也许接下来的一周脑洞也不会更了【光速退远】)